大发pk10

您的位置:新文秘網>>畢業論文/文教論文/紀委/政治/政治法律/>>正文

論文:嚴守紀律講政治

發表時間:2020/4/15 8:22:38

論文:嚴守紀律講政治

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指出:“黨規黨紀嚴于國家法律,黨的各級組織和廣大黨員干部不僅要模范遵守國家法律,而且要按照黨規黨紀以更高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自此,“黨規嚴于國法”成為黨規國法關系的重要論斷。但黨規黨紀是否越嚴格越好?如果不是,其可以或應當嚴格到何種程度,方能既體現其獨特價值,又保證其正當性與合理性。這便是黨規黨紀嚴于國法的基礎與邊界問題。
一、“黨規黨紀嚴于國法”的命題解析
“黨規黨紀嚴于國法”的命題,無論是在學界還是實務界都存在一種“話語差別”:在黨的文件中,嚴于國法的是“黨規黨紀”;在黨的領導人講話及主流媒體報道中,習‘表述多是“紀嚴于法”。學界則對“黨規嚴于國法”和“黨紀嚴于國法”不精細區分。究竟是“規”嚴于法,還是“紀”嚴于法?“黨規黨紀嚴于國家法律”的命題中,“黨規黨紀”并用應如何理解?這是研究這一命題的前提性、基礎性問題。 “黨規”一詞使用情況復雜,可粗略分為三種用法。其一是在修辭意義上作為“黨內法規”的簡化表述;其二是指代《中國共產黨黨內法規制定條例》中規定的狹義“黨內法規”及其規范文本;其三是指代廣義的“黨內規范”,即各類黨內規則的總和。從《決定》的前后表述看,既然各級黨組織和全體黨員都要按照“黨規黨紀”要求自己,這里的“黨規”顯然偏重于第三種用法,此時“黨規”包含了“黨紀”。王偉國研究員也認為:“在黨規黨紀的組合中,黨紀是最具有規范性和約束力的黨規,是黨規制度體系的關鍵部分。”,〕但從“黨規黨紀嚴于國家法律”的整體表述講,此處的“
……(新文秘網http://dgmj.org省略1085字,正式會員可完整閱讀)…… 
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正式施行。《條例》是目前為止最具體、最完整的黨紀文本,以《條例》為規范分析樣本,可觀察“紀嚴于法”的現實表現。
(一)黨紀對黨員部分基本權利有限制
黨紀中存在部分限制黨員基本權利的條款,體現出其嚴格之處。例如,《條例》第四十四條規定:“在重大原則問題上不同黨中央保持一致且有實際言論、行為或者造成不良后果的,給予……處分。”此處對黨員的“言論自由”作出了一定限制。更加明顯的是《條例》第六十二條,該條規定:“對信仰宗教的黨員,應當加強思想教育,經黨組織幫助教育仍沒有轉變的,應當勸其退黨;勸而不退的,予以除名。”本條對共產黨員的宗教信仰自由進行了嚴格限制,即共產黨員應信仰馬克思主義,不允許有宗教信仰。顯然,這與《憲法》規定的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及其經典表述“公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有信仰這種宗教的自由,也有信仰那種宗教的自由……”并不一致。
基本權利雖然是公民最重要、最基礎的權利,但不意味著不能進行限制。在許多時候,對基本權利的限制不僅是合法的,也是必要的,對共產黨員來說尤其如此,而這種限制的范圍、程度如何,則涉及到“紀嚴于法”的邊界問題。
(二)黨紀涉及傳統意義上的個人自由
康德指出:“法律就是那些使任何人的有意識的行為相協調的全部條件的綜合。399某一事項入法,總因為該事項對他人的利益產生影響,因而與某種公共價值觀念吻合或違背,即其并非純粹的個人事務。雖然人的社會屬性使人很難做出“純個人”行為,但法律的存在正是為了將個人從叢林空間中解脫出來,確立公民的私人空間和自由,并確定其他人對其自由的容忍限度。
黨紀的部分規定超過一般社會觀念,進入到黨員的某些“自由空間”。例如,《條例》第一百二十六條規定:“生活奢靡、貪圖享樂……的,給予……處分。”本條歸根結底規定的是黨員如何“花錢”的問題,在錢的來源合法的前提下,“如何花錢”一般被認為屬于不會影響他人的個人事務,屬個人自由。隨著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社會對“奢靡”“享樂”的寬容度大大提升,相應自由空間越來越大,黨紀對此仍常抓不懈,可見其嚴格性。但應承認,上述規定的初衷在于抓小抓早,防止黨員干部黨性喪失、甘被“圍獵”而走向違法違紀,具備內在合理性,只是在程度上應精準把控。
(三)黨紀有規范黨員內心與思想的表述
一般而言,法只約束人的外在行為而不牽涉人的內心世界。即使對人的心理狀態(如故意、過失、以占有為目的等)有所規定,也須與外在行為相結合進行判斷。“它是調整人與人之間的行為規范,不是規定人們的思想準則、真理標準、美學規則、道德品質的規范。法不應追究人的思想,只規范涉及他人的行為。
黨紀中則有直接指向個人內心與思想的表述。例如,《條例》第五十一條規定:“對黨不忠誠不老實,表里不一,陽奉陰違,欺上瞞下,搞兩面派,做兩面人,給予……處分。”本條中,“表里不一、陽奉陰違、欺上瞞下,搞兩面派,做兩面人”還可與某些客觀行為相聯系,“對黨不忠誠、不老實”則有較強烈的指向黨員內心的意味。從本條的整體表述來看,此處的“不忠誠、不老實”是對后續一系列行為的總括,其指向限于“兩面人”群體及相應行為。但與國法比較,其表述中涵蓋的內心因素顯然更多,這彰顯了黨紀的嚴格性。
(四)黨紀強調黨員個人意志的服從
權利是法的核心范疇,是現代法治觀念的起點。以法律有明確規定的事項為限,個人在自己的“權利”范圍內可自主決定自己的行為。“在大多數情況下,當我們說某人有權利做某件事的時候,我們的含義是,如果別人干預他做這件事,那么這種干預是錯誤的,或者至少表明,如果為了證明干涉的合理性,你必須提出一些特別的理由。79
黨紀的義務屬性更強,更強調黨員的服從,這使黨員的權利往往不能任由黨員依照個人意志轉化為完全的行動自由。例如,《黨章》規定黨員享有表決權、選舉權,被選舉權,但《黨章》同時規定,黨內實行民主集中制,“黨員個人服從黨的組織,少數服從多數,下級組織服從上級組織,全黨各個組織和全體黨員服從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和中央委員會。”作為黨的核心組織原則,遵守民主集中制涉及黨的組織紀律,更涉及黨的政治紀律,《條例》第四十四條、第七十條以兩大紀律首條的位置,對黨員遵從民主集中制的義務進行了嚴格規定。實踐中,各級黨組織重要職位人選、重大方針政策的確定、執行等,都高度強調黨員的服從和全黨上下的一致性。此時黨員個人意志須服從大局,黨員權利的行使方式受到一定限制,行使結果也要在個人意愿和組織的團結統一間進行平衡。
(五)黨紀的行為模式更加籠統
現代形式法治觀認為,良法除內容的正義性外,其本身的明確性、可預期性等都是極為重要的品質,對以追求邏輯自洽、條文嚴密、概念精準的大陸法系尤其如此。法律在實施過程中雖不可避免地要被解釋,但立法者仍孜孜不倦地追求規范含義的相對明確。黨紀沿襲了經典的“行為模式+法律后果”的條文結構,但其行為模式較國法抽象很多。以《條例》為例,其中存在大量政治性、描繪性表述,運用比喻手法,帶有強烈的感情色彩。例如,認為黨員“搞山頭主義”“背著黨搞另一套”“搞無原則的一團和氣”“欺上瞞下”等等。最為典型的是《條例》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二款規定:“貫徹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不力的……從重處分。”本款適用情形尤其寬泛。黨紀的條文表述雖然建立在黨紀特殊的適用對象、特別的思想建黨功能和特色的話語形成歷史基礎上,但確實在很大程度上拓寬了黨紀的適用范圍,降低了黨紀的適用條件,使黨員的各種不當行為都可囊括其中,這是黨紀嚴于國法的一個明顯表現
三、“紀嚴于法”的理論基礎
黨紀的嚴格是“實然”的,其是否應當嚴格,又應嚴格到何種程度則是一個“應然”問題。關于“紀嚴 ……(未完,全文共12815字,當前僅顯示3049字,請閱讀下面提示信息。收藏《論文:嚴守紀律講政治》
文章搜索
相關文章
5分赛车-Home 一分快三-大发pk10 一分快3-推荐 5分快3-官网 3分快3-欢迎您 2分快3-安全购彩 1分快3-Welcome 好运快3-Home 幸运快3-大发pk10 网投app-推荐